从前青屏山上有个道观,道观中住着师徒三人

白须飘飘的道长和着两个小徒弟

大徒弟比小徒弟大了11个月

沉稳老成,苦学勤修,颇具道骨

小徒弟天真烂漫,无拘无束,小鹿般灵澈的眼睛滴溜溜乱转

整日想的便是如何衬着师傅不注意调皮捣蛋

一日小徒弟衬着师傅睡着,剃了老头儿半边白须

师傅老头儿手拎着已经剃落的几根白毛大怒

罚小徒弟去守丹房,炉不成丹便不可踏出房门半步

偌大的丹房,别说是人影连风声都没得

一向自由散漫的小徒弟被憋闷坏了

却见师姐捧着一卷经书,叩门而入

在她身前落座,安静的诵读着

小徒弟奇怪一贯自律守规的师姐

为什么没去早修而是出现在了这里?

小徒弟晃到她面前问

“你每日就知道练功修习不觉得闷吗?”

大徒弟不答

小徒弟又问

“你是不是特讨厌我?”

大徒弟放下经卷,沉眸看她

“为什么这样问?”

小徒弟垂下头,脚尖蹭了蹭地砖,嗫喏道

“我整日闯祸,还经常拉你背锅,经卷这般无趣
你宁可整日修习,也不愿陪我一起去玩,不是讨厌我又是什么……”

大徒弟回道

“我整日修习是因师傅说,只有早日变得强大
才能保护自己喜欢的人,我并不是讨厌你,真的…”

小徒弟将头垂得更低,通红耳廓露在外面

只留着高束的发髻冲着师姐,轻轻地“哦”了一声,又扭捏着说

“真的就真的…你摸我脸做什么…”

Last modification:March 1st, 2020 at 10:45 pm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请随意赞赏